首页 >> 资讯 >> 空运资讯 >> 文章正文

海运费跌至低谷 国内钢厂推迟船期以求重谈运费

来源:海运费跌至低谷 国内钢厂推迟船期以求重谈运费 浏览次数:
本文关键词:海运费跌至低谷 国内钢厂推迟船期以求重谈运费

海运费跌至低谷 国内钢厂推迟船期以求重谈运费

面对大型货船租金每天平均下跌1700~1800美元的行情,国内钢厂纷纷推迟船期以节约开支,很多钢厂开始寻求重新谈判铁矿石运费或到距离更近的乌克兰和印度进口铁矿石的可能性

  “目前,我们厂库存的铁矿石可保证2个月不进货,也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在目前海运费持续下跌的情况下与国外矿石提供商在运费谈判中处于平等地位。”

  王霞是济南钢铁(资讯 行情 论坛)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济钢”,600022.SH)负责铁矿石、焦炭等原料采购的经理。该公司铁矿石主要依靠进口,并跟澳大利亚、巴西等国的大型铁矿石提供商签订长期供货合同。今年初,济钢与宝钢等国内大钢厂与澳大利亚BHP等矿业巨头约定的2005年铁矿石新的长期供货价格中,FOB离岸价格(不包括运费)较去年上涨了71.5%。但签订合同时双方对运费并没有明确规定(只是商量谁能订到便宜的船,运费就由谁来订),现在全球海运价格不断下跌,对已签订长期运费合同的国内钢厂极为不利。部分钢厂纷纷推迟船期以节约开支,很多钢厂甚至开始寻求重新谈判铁矿石运费的可能性。业内人士建议,到距离更近的乌克兰和印度进口铁矿石也是一条捷径。

  海运运费跌至低谷

  从今年4月中旬开始,全球海运费就开始直线下降,中国五矿化工进出口商会金属和矿产部副主任鞠昊告诉记者,目前全球运费已降到了21个月以来的最低点。

  据了解,从巴西马代拉河到青岛港的最新铁矿石船运费为18.50美元/吨,比今年6月6日下跌1.00美元/吨;澳大利亚至中国的好望角型散货船运费也从2个月前的16~17美元/吨下滑至8~9美元/吨。而主要用于装运铁矿石和煤炭散货大宗商品的波罗的海好望角型货船运价指数也从5月10日的5727点下降至目前的3048点,比去年6月22日低谷时的3575点还要低。

  据鞠昊介绍,中国目前所进行的宏观调控以及全球铁矿石、谷物、煤炭及其他商品需求的放缓,是导致海运费不断下跌的主要原因。最新统计数据显示,1~5月份我国累计进口钢材1070万吨,同比下降了31.5%。而与此同时,政府出台的抑制经济升温的举措也迫使利润空间缩小的钢铁企业尽量将进口澳大利亚和巴西铁矿石的船期向后推迟。从4月份以来,国内就基本没有钢铁企业进口现货铁矿石,3月份进口量为67.1万吨,4月份则为66.7万吨。

  钢厂推迟船期

  “目前我们基本就是在消耗库存,”王霞告诉记者,由于济钢还没有与长期矿石提供商签订长期的运费合同,因此希望海运费越低越好,自己现有的品种可以先推迟进货,少部分品种临时通过钢厂之间互相救济。

  其实,目前世界上第一大矿石提供商澳大利亚的Hamersley公司一直要求与济钢签订固定的运费合同,希望能与长期的供货合同搭配,但王霞称,济钢并不情愿,双方正在谈判的相持阶段。

  BHP公司去年曾提出一种为COA的固定运费合同,其中规定,如果签约购买100万吨铁矿石,其中30万吨的运费是固定不变的,当时很多急缺铁矿石的钢厂被迫同意了这样的合同,而4月份的运费已经从当时合同签订的16美元降到了8美元,这对签订了COA合同的钢厂极为不利。

  面对澳大利亚或巴西到中国的航线上大型货船租金平均每天1700~1800美元的跌价,国内钢厂都有自己的小算盘:即使将船期推迟几天也能节省不少开支,同时,很多钢厂已经开始寻求重新谈判铁矿石运费的可能性。毕竟,海运费的急剧下跌与目前的钢价下跌造成的利润压力不可能由企业自己来背。

  多货源进口是出路

  消耗已有的库存和互相救济只是一些钢厂目前的应急之策,而并非长久之计。据了解,到5月底全国主要港口的铁矿石存货为3368万吨,这些存货可让全国钢厂用两个月。

  一般要运输远洋铁矿石,招标租船的时间就要1个月,从澳大利亚运输到中国又需要15天,从巴西运到中国更是需要45天,企业要想拿到铁矿石,通常要提前很久作准备。目前,众钢厂尤其是规模不很大的钢厂都希望钢铁工业协会发挥作用,在铁矿石进口的运费问题上进行协调,尽量避免部分钢厂被迫签下目前来说并不合理的长期运费合同。

  “寻找尽可能多的进口货源也是途径之一,”王霞说,这样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避免单一进口货源造成的时间和价格上的被动。

  中国焦炭协会会长黄金干也强调,钢厂除了积极利用国内矿产资源,也应该看到境外有很多供应商在加大对中国的出口,乌克兰最大的铁矿出口商Ferrexpopoltava公司预计,今年向“重点关照对象”的中国出口160万吨铁矿石,乌克兰到中国的运输距离比巴西短2500海里,对于去年对华铁矿石出口量居第二的印度,国内钢厂也应逐步争取与其供应商签订长期稳定的供货合同。

  • 海运费跌至低谷 国内钢厂推迟船期以求重谈运费
  • 海运费跌至低谷 国内钢厂推迟船期以求重谈运费-天津港散货拼箱海运
  • 海运费跌至低谷 国内钢厂推迟船期以求重谈运费
  • 海运费跌至低谷 国内钢厂推迟船期以求重谈运费-天津港散货拼箱海运
  • 海运费跌至低谷 国内钢厂推迟船期以求重谈运费